從小葦子溝到百萬新村 深度貧困的“8公里”如何跨越

關注民生 宣傳圍場
來源:河北經濟日報

坑洼不平的砂石路,斑駁開裂的土坯墻,屋內簡陋破舊的家具,泛著白沫的腌菜缸,幾位上了年紀的村民坐在沿街的矮墻上曬著太陽,表情凝滯……豐寧滿族自治縣小葦子溝村深度貧困的現實圖景讓記者的內心倍感沉重。

8公里外,是建成不久的百萬新村。富強巷、和諧巷、平安巷依次排開,一座座寬敞整潔的小院、一個個喜笑顏開的村民……自從去年中秋節整體搬遷入住以來,來自附近自然村的123戶村民生活一下子變了模樣。

8公里,在距離上并不算遠。但是,從深度貧困到精準脫貧,這條路卻充滿艱辛,也凝聚著全省各級黨委、政府、企業、貧困戶的智慧和汗水。而在全省,還有許許多多這樣的“8公里”需要跨越!

豐寧易地扶貧搬遷項目百萬新村。?

——310萬農村貧困人口、7366個貧困村、62個貧困縣。其中,太行山區以及張承壩上地區的10個深度貧困縣、206個深度貧困村則是全省的“貧中之貧”、“堅中之堅”,是脫貧攻堅工作的重點區域。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在農村、特別是在貧困地區。沒有農村的小康,特別是沒有貧困地區的小康,就沒有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今年以來,省委、省政府密集調度、部署扶貧攻堅工作,省委書記王東峰、省長許勤等省領導分赴阜平、承德、張家口等地,考察扶貧項目,入戶走訪貧困群眾,謀劃精準脫貧方略,確保打好打贏精準脫貧攻堅戰,如期全面建成高質量小康社會。

近日,記者驅車穿行于我省部分深度貧困縣、深度貧困村,實地探訪深度貧困村的真實原貌,采訪當地干部群眾脫貧攻堅的生動實踐,見證他們奮力“啃硬骨頭”的堅定信心和路徑探索。

豐寧小葦子溝村破舊的土坯房。?

實現穩定脫貧和可持續發展,產業扶貧是基礎。而在深度貧困村,吸引更多企業、更大項目加入脫貧攻堅行列,卻始終面臨著水電路等基礎設施建設的短板。如何增投入、補短板,是全省深度貧困縣正在奮力書寫的答卷

在省領導的各項部署和調研內容中,產業扶貧是重中之重。省委書記王東峰不止一次強調:“要聚焦深度貧困縣和貧困村,突出抓好產業扶貧、就業扶貧、科技扶貧,增強內生動力和造血功能,確保實現‘兩不愁三保障’目標,千方百計增加群眾收入。”“堅持一鄉一業、一村一品,突出抓好產業扶貧、就業扶貧、科技扶貧,增強造血功能和內生動力。”“要精準扶貧,確保產業就業扶貧到位。”

……

朝斯夕斯,念茲在茲。

實現穩定脫貧和可持續發展,產業扶貧是基礎。沒有堅實的產業基礎,脫貧攻堅將成為無源之水。

4月27日下午,記者在坐落于豐寧的緣天然集團展室監控大屏上看到,從養牛到鮮奶生產,每一個環節都一覽無余。作為省級扶貧龍頭企業,緣天然集團形成自有種植基地、自有養殖牧場、自己加工自己銷售的完整產業鏈條。記者了解到,2018年集團計劃新建4個奶牛扶貧牧場,新進奶牛1萬頭,牧場部分基礎設施已經建設完成,總投資3億元。“4個扶貧牧場投入經營后,將通過進場務工、土地流轉、股份制經營等扶貧模式繼續帶動1萬戶貧困戶2.5萬人實現增收脫貧。”緣天然集團一位負責人說。龍頭企業在脫貧攻堅過程中發揮出越來越大的作用。

緣天然集團工作人員介紹公司產業扶貧情況。?

然而,就深度貧困縣來說,自然條件和資源稟賦相對較差,農村基礎設施建設水平低,有的地方水、電、路等基本問題沒有得到解決,如何吸引大企業進行項目投資帶動貧困戶致富成為當前深度貧困縣急需破解的重點問題。“企業參與扶貧是一種社會責任,但是企業要發展還得有錢賺。”一位當地企業家坦言。在他看來,由于基礎設施建設相對薄弱,大企業投資意愿偏弱,豐寧大企業的帶動脫貧的作用還有待加強。

事實上,這樣的問題在全省還很普遍,已引起各級黨委、政府的重視。在豐寧,各類基礎設施項目重點向貧困村傾斜,2017年貧困村新增節水灌溉面積1.5萬畝,解決了1.2萬貧困人口飲水安全問題;重點對貧困村生產生活用電進行優化,保障率顯著提升,互聯網實現縣域全覆蓋。電信網、廣電網、互聯網三網進一步融合,無線通訊覆蓋率達到90%、有線電視覆蓋率達到70%。在隆化縣,今年將著力加強農村道路基礎設施建設,確保年底前縣道寧石線路基工程全部完工,新建通村道路200公里、深度貧困村通戶路45.6公里。全年新改建10千伏線路31千米、低壓線路10千米、10千伏配電變壓器96臺,農村電網供電能力得到明顯提升。

豐寧土城鎮瓜果種植基地的優質草莓助農脫貧。

產業扶貧,龍頭企業帶動必不可少。而在龍頭企業和大項目沒有覆蓋到的深度貧困村靠什么支撐?從實際出發、因村施策、一戶一策的“靈小精”項目在許多地方行之有效,“以小補大”“以短補長”,這是深度貧困村精準脫貧的重要路徑

4月27日一早,碧空如洗,陽光燦燦。豐寧土城鎮榆樹溝村村外,剛剛建好的206個冷棚在清晨的陽光下泛著金光。棚內,村民們正在旋耕整地,等待達到種植條件后播種網紋蜜瓜。附近,還有18個冷棚正在架設。駐榆樹溝村工作組第一書記杜維河介紹,冷棚建設投資大約在800萬元左右,瓜果產業發展可實現地租、農民承包收益、打工收入和入股分紅等收入133.8萬元,帶動158戶貧困戶,實現戶均增收8473元,帶動421名貧困人口,實現人均增收3180元。

憑借著雄厚的資金投入,榆樹溝的老百姓逐步擺脫了貧困。“你看我家剛翻蓋起了新房,老兩口收入也有了保障,日子越來越好啦!”村民姜樹青笑得合不攏嘴。

采訪中,記者也了解到,在很多深度貧困村,目前還沒有龍頭企業、大項目的覆蓋,駐村工作組的投入相對有限,短時間內難有更多的辦法吸引到大的扶貧項目。而在這些大項目、大資金覆蓋不到的地方,脫貧出列、阻止返貧更需要一批適宜當地實際和一家一戶實際的“靈小精”的項目。

隆化縣茅荊壩鄉的手工扶貧工廠。

省長許勤在張家口調研時特別提出,要聚焦“六個精準”“五個一批”,把底數摸清,把賬算清,因村、因戶、因人精準施策,精準扶貧資金投向。

4月26日晚8時,當記者趕到豐寧滿族自治縣波羅諾鎮老廟營村時,駐村工作組第一書記劉洪斌正在和鎮黨委書記張樹龍就村民脫貧、阻止返貧等問題進行深入探討。

波羅諾,蒙語的意思是山川秀美、溪流遍布。但是,現在的波羅諾存在著6個貧困村,2個深度貧困村,老廟營村就是其中之一。“現在我們考慮更多的是,在波羅諾鎮現有資源稟賦和發展優勢不突出的條件下,什么樣的模式既能保證老百姓如期脫貧又可阻止返貧現象的發生。”張樹龍說。

“貧困戶的情況千差萬別,我覺得沒有一個統一的模式,對老廟營村的百姓來說,應該針對一家一戶想辦法,拿出致富方案。”劉洪斌說,“脫貧攻堅到了最后階段,必須做到戶戶有增收項目、人人有脫貧門路。“高大上”的項目固然好,“靈小精”的項目也不可或缺。”

劉洪斌和張樹龍討論的問題,在隆化縣茅荊壩鄉同樣存在。4月28日,記者在該鄉手工業扶貧工廠看到,15位農家婦女聚在這里為天津的一家絹花廠加工絹花,每位工人每天能有至少50元的收入。“這樣的項目規模不大,但是特別適合當地情況,婦女們打理好家里的事兒在家門口就有了收入保障。”茅荊壩鄉黨委書記辛東林說。據他介紹,在該鄉的不少村子還設立了手工業扶貧車間,將致富項目直接送到百姓家中。全鄉扶貧車間的參與者已達到三四百人。

“在脫貧攻堅過程中,千萬不要小看幾頭牛、幾個小作坊,這樣的項目靈活更好操作,也是百姓脫貧的基礎。‘以小補大’‘以短補長’,大量的現實需要立足于這樣的基礎,貧困戶每天數錢的過程也是一個思想解放、堅定脫貧信心的過程。”辛東林深有感觸地說。

豐寧榆樹溝村剛剛建好的大棚,即將種上網紋蜜瓜。

在太行山區、在張承壩上,眾多村莊的深度貧困根源于自然條件的惡劣。摘窮帽、拔窮根,異地搬遷扶貧是管根本、利長遠重要路徑。要確保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要盡快建立起扶貧搬遷綠色通道

葦子溝、二道溝、楊樹溝……在豐寧,以“溝”命名的村落隨處可見。“這從一個側面反映了豐寧的地形地勢特點,也反映出脫貧攻堅的重點和難點之所在。”駐葦子溝村工作組第一書記呂戎說。

從葦子溝中心村出發,在縣道上行使5分鐘,汽車便無路能走。沿著布滿砂石的小路,記者又步行2.5公里才到達大山褶皺里的小葦子溝村。與其說是路,不如說是一道泄洪溝。“這個村子是葦子溝村的一個自然村,建在泄洪溝旁,雨季來臨時常常無路可走,連村都出不去,何談致富?水大的時候溝旁的房子都有被沖毀的危險,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時時受到威脅。非搬遷治不了窮病、拔不了窮根。”呂戎說。

在豐寧,像這樣的溝村不在少數。全縣“十三五”易地扶貧搬遷任務11799人,其中建檔立卡7609人,同步搬遷4190人,共需建設集中安置小區24個。

駐葦子溝村工作組第一書記呂戎正就搬遷問題向貧困戶征求意見。

省委書記王東峰數次強調,要扎實推進易地搬遷,與新型城鎮化建設和空心村治理結合起來,確保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這樣的良性循環在豐寧已然形成。

土城鎮張百萬新村就是附近二道溝村、張貴庭溝村等村的異地搬遷新址。在村民宋桂福家,記者看到,小院打掃得干干凈凈,屋里衛生間有沖水馬桶,廚房里煙機櫥柜等設施一應俱全。“去年中秋節我們從二道溝搬過來,這套小院我家只花了9000元,現在吃喝不愁,也不擔心房子漏雨水沖,上廁所都在屋里,冬天更是享福呢!”

在宋桂福家墻上,張貼著豐寧精準脫貧結對幫扶連心卡,卡上顯示,有低保金、糧食直補、土地流轉租金、種植業收入等的保障,他家人均純收入已經達到2360元,如期脫貧不成問題。通過發展瓜果產業、增加有機作物種植、培育溝域經濟、壯大集體經濟等方式,土城鎮的脫貧攻堅有了堅實基礎。

與此同時,更大的搬遷項目正在抓緊建設中。4月27日下午,記者來到坐落在豐寧經濟開發區南瓦窯村的易地扶貧搬遷縣城集中安置小區。在這里,12棟樓已經建好,8月份即可入住。其他居民樓正在緊張施工中。“十三五”期間,縣城集中安置小區將安置搬遷人口3197戶,8206人。

“在充分調研、學習的基礎上,我們結合豐寧易地扶貧搬遷實際情況,最終與香河三強實業集團達成戰略合作,共同推動縣城集中安置住宅區、脫貧產業項目區、綜合開發區、土地復墾區及土地流轉區的‘五區同建’新模式,確保貧困戶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豐寧發改局副局長朱志國說。

豐寧正在施工中的縣城集中安置住宅區。

距離集中安置小區不足500米,150座標準的日光溫室即將建成,搬遷戶將在這里播種下希望。為了更好地讓搬遷群眾融入城鎮化生活,提供更多就業機會,集中安置區附近正在謀劃建設綜合開發區,規劃總占地約700畝,建商住綜合體。同時,土地復墾區和土地流轉區的相關工作也正在緊鑼密鼓推進中,最終將實現搬遷村集體收入和搬遷戶個人收入的同步增加。

“不僅如此,縣政府還對搬遷至縣城集中安置小區的搬遷對象在水、暖、物業等生活基本消費方面給予一定補貼,對原住房拆遷補償也有同步優惠政策。”豐寧扶貧開發辦主任李兆武說。

采訪結束時,已近黃昏。由于地處接壩地區,豐寧馬路旁的榆樹、柳樹剛剛舒展開葉片,蕭瑟灰黃的土地露出勃勃生機,榆葉梅粉紅、連翹亮黃,正是花開好時節……

 

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圍場新聞網 “魅力圍場”APP “視聽圍場”微信公眾號 圍場廣播電視臺新浪微博

評論已經關閉。

 

總訪問量:5726410次

福建11选五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