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守者|塞罕壩夫妻瞭望員:親戚朋友很少來往,希望兒子接班

關注民生 宣傳圍場

來源:澎湃新聞

46歲的劉軍和47歲的齊淑艷夫婦被調到海拔1940米的塞罕壩陰河林場亮兵臺望火樓工作的11年間,終年駐守于此。編輯 龍景(02:10)
“晚上給你們包大蘿卜餡餃子吃!”

?

這個中秋節劉軍、齊淑艷夫婦過得并不孤獨,68歲的劉母早早忙完了農活,來到山上陪兒子、兒媳,幫著他們做飯,這也是劉母第一次在山上跟他們一起過中秋節。

?

今年46歲的劉軍和47歲的齊淑艷自2006年被調到塞罕壩機械林場總場陰河林場亮兵臺望火樓工作已有11個年頭,每年的端午節、中秋節都未能夠與家人團聚,終年駐守于此,幾乎斷絕了和親戚朋友間的走動。

?

這里是整個塞罕壩機械林場的制高點,海拔1940米,常年陰冷潮濕,夏季最高氣溫25攝氏度。劉軍夫婦的任務就是在這座望火樓頂層的辦公室內瞭望著方圓20公里范圍內的火情,并以白天15分鐘一次、夜間1小時一次的頻率向林場匯報。

?

10月1日,劉軍、齊淑艷夫婦登上望火樓頂,手持國旗向國慶獻禮。

?

這些年,他們已經習慣了山上的孤獨和寂寞,并在閑暇時間學會了畫畫和繡十字繡。

?

10月2日,正在陰河林場亮兵臺望火樓值班的劉軍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每年的秋冬春季主要防人為火,夏季主要防雷擊火,發現火情時要準確分辨其方位和種類,并在第一時間上報。

?

劉軍和齊淑艷已結婚26年。他們都是“林二代”,來亮兵臺望火樓之前,二人都在陰河林場的營林區工作,劉軍是護林員,齊淑艷則在營林區食堂做飯。

?

如今, 24歲的兒子劉志剛已經放棄外地的工作,被父母“騙”回了林場,成為一名臨時撲火隊員,還未轉正。

?

“讓兒子回來就是想多彌補一下他,在他上學階段我們都沒好好照顧過,希望他能夠盡快轉正,等我們退休了讓他來接班,他也愿意。”劉軍說。

?

他們最大的愿望是看著這片林子成長起來,別發生火災。

?

劉軍在望火樓頂瞭望四周火情。

?

林場里孤獨的瞭望員

?

1971年出生的劉軍初中畢業后成了塞罕壩機械林場的一名護林員,整日穿梭在林子深處,這一干就是15年。2006年9月15日,時年35歲的劉軍接到林場調令,帶著妻子齊淑艷來到了陰河林場亮兵臺望火樓,成了第三代望火樓的主人。

?

自此,他們就很少下山了,幾乎斷絕了親戚朋友間的來往。

?

當年的那座望火樓是由紅磚砌成的三層小樓,里面的設施簡陋,只有一個土炕、一個灶臺,用鐵皮焊成的樓頂就成了他們的辦公室,那里陰暗潮濕,為了防止鐵皮冬季被大風掀翻,除一扇能夠活動的窗戶之外全部封死。

?

“11年前來的時候,這里不通水、不通電,取暖完全靠燒火,天一冷那個房子就上下透風,夜里的時候裹著棉被還凍得難受,早上起來的時候,廚房的饅頭都被凍得成了‘石頭’一樣,豆腐也凍酥了。”齊淑艷回憶。

?

常年見不到人,劉軍、齊淑艷憋得難受,瑣事的爭吵就成了他們解悶的“手段”了。齊淑艷記得,有次吵架后,劉軍每天做完飯吃一口就去上邊瞭望,竟半個月沒跟她說一句話,憋得她跑到外邊的林子里大喊發泄,最后還是齊淑艷服了軟。再到后來,他們相互理解了,也就不吵架了。

?

彼時,望火樓通了電,考慮到他們工作的枯燥,林場給他們配了電視和衛星天線,這才豐富了他們的娛樂生活。但好景不長,衛星天線就被大風刮壞了,只能收看一個書畫節目。“無所事事”的劉軍開始跟著電視學習了剪紙、畫畫,齊淑艷也學會了繡十字繡。

?

如今,一幅幅的畫作成了他們“家里”最多的裝飾品了,劉軍也硬生生地被孤獨寂寞“逼成”了“畫家”。

?

除惡劣天氣、孤獨寂寞外,外來野生動物的造訪也讓劉軍、齊淑艷夫婦整日提心吊膽著。

?

“有一次,一只似狗的動物跑到樓下,一呆就是半天,在那蹲著不走,舌頭耷拉著,流了一大攤哈喇子,嚇得我們也不敢出門,后來聽老人講才知道是狼。”齊淑艷向澎湃新聞記者講述,“等到第二年的時候,我們就養了兩只狗來解悶和壯膽,一天夜里,兩只狗突然間瘋狂地跑到屋里的角落躲了起來,怎么叫都不敢出來,嚇得我們趕緊把門窗都鎖好了,肯定是有啥大型動物來了。”

?

還有一次,劉軍在進山采野菜時也遇到了狼。那次,他沒敢說話,拿著菜籃子趕緊回了望火樓。“見得多了也就習慣了,你不去招惹它們就不會被攻擊,這幾年塞罕壩來的人多了,狼之類的野生動物不多見了,但是野豬、狍子啥的還有。”齊淑艷笑著說。

?

由于第三代望火樓年久失修加之多次遭受雷擊,2014年9月,劉軍夫婦搬進了不遠處的第四代望火樓,又稱“望海樓”,林場給他們安裝了供熱鍋爐、通了光纖網絡,還挖了深水井。望火樓上也安裝了先進的自動化紅外監控和通訊設備。

?

劉軍告訴澎湃新聞,望火樓之所以被改稱“望海樓”,一是寓意守望林海,另外一層意思就是希望“有海,就著不起火來了”。

?

陰河林場亮兵臺望火樓,又稱“望海樓”,劉軍向澎湃新聞記者介紹,望火樓之所以被改稱為“望海樓”,一是寓意守望林海,另外一層意思就是希望“有海,就著不起火來了”。

?

兒子曾說“林子才是兒子”

?

這些年,兒子劉志剛“殘缺”的少年時代成了劉軍、齊淑艷夫妻最大的遺憾。

?

劉志剛從小學開始就在圍場縣城的一家寄宿制私立學校上學,幾個月才能回家一次,都是自己乘坐塞罕壩機械林場至圍場縣城的長途客車,為了不讓兒子在外受欺負,劉軍夫婦每次都要給他充足的錢,讓他去與同學“交往”。

?

然而,劉志剛在學校并不受同學待見,還經常會被稱為沒有爸爸媽媽的“野孩子”。

?

“因為這個事,兒子在學校經常打架,那時候他不理解父母的工作性質,回家的時候還跟我們說不是我們的兒子,那片林子才是我們的兒子。”齊淑艷說。

?

上初中的時候,劉志剛體會到了父母的艱辛,在放假的時候主動回到林場幫父母干活,學著瞭望。有時也會帶著同學到他“家”住上幾天,跟同學們聊著這片讓他“受傷”的林子。

?

劉志剛中專畢業后去了上海一家公司工作,月薪7千多,他還做了幾份兼職,一個月下來加一起能夠掙到1萬多,但劉軍夫婦害怕兒子在外“遭難”,還堅持要把兩人的7千多工資寄給兒子。

?

“看著兒子在外工作很辛苦,想想還不如家里,就在塞罕壩幫著他先物色了個崗位,雖說掙得不多,但心里踏實,兒子能夠在身邊,我們能夠多陪陪他。”劉軍稱,現在的年輕人沒人愿意再干瞭望員這個職業了,他們寧可不干也不會上山來。

?

齊淑艷在記錄值班日志。

?

理解了父母的良苦用心后,劉志剛辭去上海的工作,回到塞罕壩林場后被暫時安置在了陰河林場的撲火隊,成了一名臨時撲火隊員。

?

“他回來后我就跟他溝通了讓他接班的想法,他同意了,現在就是希望他盡快能夠轉正。”劉軍告訴澎湃新聞。

?

不忙的時候,劉志剛總是回到“望海樓”幫著父母瞭望。

?

今年6月份,劉志剛結婚了,媳婦是林場附近一家包工頭的女兒。兒媳也非常支持劉軍夫婦的想法,等他們退休了,劉志剛夫婦會繼續留在“望海樓”,繼續看護著那片林子。

?

“兒子回來后,我們都特別高興,我一天見不到他都想,每天晚上要微信視頻,聊聊家常。”齊淑艷說。

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圍場新聞網 “魅力圍場”APP “視聽圍場”微信公眾號 圍場廣播電視臺新浪微博

評論已經關閉。

 

總訪問量:5725240次

福建11选五5开奖结果